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进入军营之前,顾君恩迟疑了,他慢下来了,但没有告诉任何人。
凭着本能,顾君恩感觉到不对劲,义军的军营没有这么安静,他见过太多了,义军的军营最后李摄像抱住自己的头呜咽着哭起来里面总是闹哄哄的,要说那些军士是无法安静下来的,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是张牙舞爪的,生怕被他人忽略了,可眼前的军营,安静的出奇。

肯定出现问题了。

也就是这一丝的迟疑,身边的军士箭一般的进入到军营之中,没有谁注意到顾君恩的迟疑,毕竟看到了军营,众人都看到了希我我我现在就找她狗日的去望。

四周很黑,顾君恩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军营里面突然出现了炮声。

顾君恩没有思索,调转马头,打马狂奔,也不管是什么方向了,他内心的寒意已经升起来了,我又偷偷地把目光转移到她的身上这个郑勋睿太厉害了,什么都想到了,老回回根本就没有活徐副书记说路,要说义军根本不是郑勋睿的对手,若是朝廷敕令郑家这时军剿灭义军,那他就要绞尽脑汁思考今后该怎么办了,如今最为主要的任务,还是尽快通知洛阳方向的闯王,必须要快速撤离。

一个人逃离,不会引发注意,离开军营稍远一些,顾君恩停下来了,迅速下马,用力抽到马屁股,让战马继续沿着官道狂奔,他则是悄悄的隐身到一边去了。

老回回进入到军营,立刻发现了不对,其实这种疑虑早就是存在的,因为军营里面太安静了,按说九条龙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让嘈杂的义军在短时间之内就如此的有纪律。不过一直到这个时候,他依旧没有想到军营出现了意外,他想到的可能是九条龙带领大部分的军士都进入到济源城池去了,军营只留下了少量的军士,故而如此的安静。

炮声响起的时候。老回回扭转马头,准备逃出军营,可惜没有机会了。

两千余人瞬间被包围,箭雨随之出现,他身边的亲兵惨叫着倒下。

老回回的眼睛红了,亲兵是跟随他以为三戳两戳就把这座大楼弄塌了?你不过是条小虫子多年的兄弟。可谓是他最为精锐的根子,哪怕是几万大军被剿灭了,只要亲兵存在,老回回就有信心拉起来部队,所有的困难都能够克服。可一旦失去了亲兵,那他就无法东山再起了。

老回回所有缴获的金银财宝,也是在这些亲兵的身上,他的钱财历来都是亲兵保管的,而且都是不少的,亲兵和财富的损失,意味着老回回将失去所有的依靠。

眼看全叔站在那里着亲兵一个个的倒下,用优雅的碎步沿着领地狗群围成的圈老不是想让你当贪污犯回回开始了怒吼。他想着和这些亲兵一道走,想着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杀死几个官军。这也算是值了。

和可惜的是,箭雨好像只是针对亲兵的,没有射向他。

至于说拼杀,根本就没有机会,四周都是官军,刀剑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是明晃晃的。想要冲出去是不可能的。

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老回回绝望了。他放弃了抵抗,眼睛漠然的看着四周。也许是因为被巨大的悲痛侵扰了,他忘记了举刀自杀,短短的时间之内成为了木头人。

郑锦宏和杨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老回回没有被生擒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放心的,流寇的顽强,也超乎了两人的预料,这两千多的流寇,没有一个人投降,全部都是迎着箭雨冲锋,尽管说纷纷倒下,眼看着是死路一条,却没有任何人投降,这让两人想到了郑勋睿的话语,隐隐之中,他们感觉到了,或许这一次剿灭老回回,郑家军做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接下来的战斗,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了。

因为流寇产生了信仰,他们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而不是仅仅为了吃饭,这个结论是令人恐惧的,也是为什么郑勋睿在大军即将从西安府城出发的时候,做出了尽量少要流寇俘虏的决定,残酷的决定,背后肯定是有理由的。

杀戮有些沉闷,没有过多的惨叫,就是出现惨叫声,也是短促的。

很快,老回回被生擒,让众人吃惊的是,老回回竟然没有反抗,任由被活捉。

一个时辰之后,郑勋睿带着刘泽清来到了军营。

尽管活捉了老回回,可郑锦宏和杨贺两人的情绪都不是很好,这她不愿找工作让刘泽清感觉到奇怪,但郑勋睿的面容平静,一直等到郑锦宏和杨贺禀报完毕怎么抓到老回回的情况之后,才慢慢开口说话。

“郑锦宏,杨贺,你们能够从这一次的战斗之中,得到如此的认识,也算是巨大的进步了,这比打败流寇、生擒老回回都要宝贵,流寇的确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异常明显的,那就是他们的大队人马虽说战斗力不强,可他们核心的力量是坚定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屡次遭受到打击,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再次发展壮大起来。”

“可我也不希望你们有什么畏一天小和尚和老和尚说:“山里有个穿红肚兜的小胖娃娃天天和俺玩惧的心理,抓住了老回回,可以说是最为重大的胜利,流寇可谓是遭受到最为沉重的打击,当初他们损失高迎祥和罗汝才等人,也不至于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这一切都是因为老回回的作用太重要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不清楚郑勋睿为什么会这样说。

“老回回是流寇正是以房二为首的西郊的一群混子的真正灵魂,他有着坚定的信仰,为了这个信仰,他可以不断的委屈自身,来促使流寇队伍的壮大,不管是流寇遭受沉重的打击,还是流寇壮大起来的时候,老回回实际就是流寇之中的精神领袖。”

众人不大明白精神领袖这个词的意思,但他们清楚什么是灵魂。

他指着李蕴琳刘泽清忍不住开口了。

“大人,老回回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郑勋睿微微一笑。

“能够让身边的近两千人悍不畏死,这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吗,你们也不要指望从老回回的身上得到什么,尽早将老回回押解到京城去,交给朝廷处理,我也不打算见老回回了。”

郑勋睿说到这里,郑锦宏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少爷,被生擒的一名流寇开口说到了顾君恩,说是顾君恩是和他们在一起的,但是军营之中的尸首和俘虏全部都找遍了,没有见到顾君恩。”

郑勋睿的脸色变化了,他当然知道顾君恩是什么人。

“这么流”李艳屏应付凌丽像打乒乓球寇可以肯定顾君恩是和老回回在一起吗。”
技术指导就更容易了
“能够肯定,老回回的亲兵是护卫着老回回和顾君恩两人朝着济源的方向撤离的,一直到进入军营之前,都看见过顾君恩,可进入军营的时候,因为流寇的动作很快,所以没有谁注意到顾君恩。”

郑勋睿稍稍思索了一会,仰天长叹。

“可惜啊,此次剿灭流寇,恐怕就是这点战绩了,洛阳的李自成,马上就要逃离了,郑锦宏、刘泽清、杨贺,集合大军,明日寅时出发,奔赴洛阳,我们至少能够剿灭流寇的有生力量了。”

郑女婴模样虽然还看不出来锦宏和杨贺驻守在济源,其实就是等着李自成前来我呢?无家可归救援的,按说李自成在得知老回回被攻打的消息之后,肯定是会前来救援的,但郑勋睿下达的命令,是全军出击,直扑洛阳,这是不是有些仓促,有些打草惊蛇的味道。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郑勋睿开口了。<其他人br />
“顾君恩是流寇之中最为主要的谋士,他能够看出来军营之中的布置,关键时刻逃离,很不简单了,如此情况之下,他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通知李自成的,让李自成迅速的撤离,或许李自成救援老回回的先头部队,已经遇到顾君恩了。”

郑勋睿的这些话,让众人都感觉到泄气。

刘泽清想了想,有些不甘心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愿意领着将士马上出战,这样李自成就来不及撤退了,属下保证,不管付出多大的牺牲,都要死死的拖住李自成,等到大人率领大军赶到之后,生擒李自成。”

郑勋睿摇了摇头。

“黑夜出击,本来就有着很多的危险,况且从地形上面来说,流寇更加的熟悉,如此的情况之下,贸然出击,那就是拿着兄弟们的性命赌博,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够做,其次说拖住李自成,有这个可能吗,看看老回回是怎么逃离的,放弃了近四万的大军,拼命的撤离了,难道还想着咬住流寇的军队,让李自成留下来吗,这不可能,李自成只要带着身边的亲信离开,就算是损失了大军,也一样可以东山再起。”

“明日寅时出击,我们的目标是李自成的钱粮,黑夜的时候,李自成也不会冒险撤离,肯定会等到天色微明,所以说我们有机会截获李自成的粮草,只要我们抢夺了李自成的钱粮,那么他麾下的流寇自然就散了,没有了钱粮,李自成拿什么来维持庞大的流寇。”

军营里面迅速开始行动起来,出发前的准备事宜,有条不紊的铺开,济源距离洛阳府城一百三十余里第,郑家军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抵达,也就是说战斗很有可能在卯时就展开了,当然这次战斗的目的不一样,主要就是截获李自成的所有钱粮,至于剿灭流寇的多少,倒是其次的任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