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争论和辩驳
崇祯九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早朝。

这是一次引发太多关注的早朝,牵涉到内阁的调整,对张凤翼和郑勋睿的弹劾等等,在这次的早朝上面,都应该有结果了。
中秋节是一个很隆重的节日,按说是应该休沐的,不过什么也看不清楚皇上特意安排在中秋节这一天早朝,商议重大的事宜,这也完全说明皇上是非常重视这次早朝的,而且是下定了决心的。

卯时的时候,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员,六科给事中、都察院监察御史,悉数都在乾清宫外面等候,包括漕运总督杨一鹏、礼部两条河总有一天要汇在一起左侍郎黄士俊、南京礼部左侍郎孔远贞等,也在乾清宫外面等候,不过他们的神情都有些严肃,也带着一丝的忐忑。

卯时三刻,乾清宫的大门打开,三品以上的官员,进入到宫内,其余人则依旧是在宫外等候,这也是品阶带来的好处,进入宫内总是能够稍稍歇息一下的。

辰时,皇上来到了乾清宫。

秉笔太监王承恩大声呼喊皇上驾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尽管他们已经等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夜里也没有怎么睡好。

所有人都进入了乾清宫,拜见皇上。

乾清宫里面挤得满满当当的,众人都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所有拜见仪式结束,皇上开口了。

“温爱卿,宣布早朝事宜吧。”

皇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这样的形式,众人已经适应了,不过也许今日的早朝太过于重要了。故而众人也打起精神,看向了温体仁。

早朝就是一件事情,都察院右都御史唐世济、监察御史张溥、张采,工部左侍郎刘宗周、礼部右侍郎甘学阔,南京右副都御使王铎。以及翰林院庶吉士杨彝、吴昌时、龚鼎孳等人上奏弹劾内阁大臣、兵部尚书张凤此人如不是一名出色的射手翼,兵部左侍郎、左副都御使郑勋睿,弹劾之理由,就是张凤翼和郑勋睿两人蛊惑皇上,擅自与后金鞑子议和,辱没了大明朝廷。丧失了读书人的骨气,应该将两人革职查办。

弹劾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不过得知刘宗周、王铎和甘学阔等人都参与到弹劾之中,还是让很多人吃惊。要知道这些人一想到他那发霉的米饭他就受不了与郑勋睿之间的关系都是不一般的。

王铎是郑勋睿县试的恩师,刘宗周是郑勋睿府试的恩师,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身为老师的王铎和刘宗周都是郑勋睿的老师,出面弹劾,这对于郑勋睿的打击是非常大的,至少在名誉上面的打击不小。

至于说甘学阔,曾经但他在上面蒙了块毛巾是陕西巡抚。因为郑勋睿出任陕西巡抚,故而调任礼部右侍郎,应该说是郑勋睿的前任。

但有一点众人非常的清楚。刘宗周、王铎和甘学阔等人,都是名副其实的东林党人。

从这个方面分析,他们出面弹劾郑勋睿,也就不是特别的奇怪了,东林党人的规矩是非常严格的,王铎和刘宗周都曾经是郑勋睿的恩师。按说郑勋睿应该是不折不扣的东林党人,可惜郑勋睿与东林党人格格不入。这肯定让王铎和刘宗周脸上无光的。

温体仁刚刚说完,还没有来得及喘气。刘宗周就站出列开口说话了。

“皇上,臣弹劾张凤翼、郑勋睿,乃是因为两人不知廉耻,居然和蛮夷谈判,有损我大明之魏威严,给皇上和朝廷抹黑,臣一再强调慎独,张凤翼和郑勋睿两人身为朝廷重臣,更是要将慎独时时刻刻牢记在心,做每一件事情,都要考虑到家国天下,如今两人能够与后金鞑子握手谈判,他日就有可能出卖大明之天下,成为后金鞑子之走狗,尚可喜、耿精忠和孔有德三人的例子已经摆在面前。”

刘宗周此言一出,满场皆惊,这帽子也太大了,谁能够承受。
愈发泪如雨淋
“臣不是危言耸听,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千里长堤毁于蚁穴,张凤翼和郑勋睿两人已经有了与后金鞑子妥协的迹象,日后就能够作出来更加出格的事情,不错,两人这次是让后金鞑子拿出来了一千万两白银,可是银子能够买去我大明朝廷的威严吗,能够买去我大明读书人的骨气吗,这显然是不能的店里就只剩我们兄弟俩了。”

。。。

刘宗周本就是大儒,说出话来一套一套的,环环相扣,其严密的逻辑性,让人无可辩驳,至于说张凤翼和郑勋睿立下的功劳,他是不会提及的,因为他认为打击后金鞑子,本就是每一个朝廷官吏应该做的事情。

刘宗周开头之后,乾清宫瞬间变得热闹起来,甘学阔等人纷纷开始了再一次的讨伐和弹劾,以至于在他们的眼里,张凤翼和郑勋睿两人变成了十恶不赦之徒,甚至比孔有德等人还要可恶,皇上应该将两人直接拿下斩首了。

张凤翼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他万万想不到,刘宗周和唐世济等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就说出了这么恶毒的话语。

众人弹劾的过程之中,皇上一直都没有”钟敬生说开口说话。

一个时辰过去,该出面弹劾的人,基本都说了。

张凤翼可以自己辩解,但他的辩解,在这个时候显得很是苍白。

这个时候,温体仁出面了,慢慢的开口了。

“皇上,臣听都是写过入团申请书的了刚才诸位大人之弹劾,对于诸位大人之见解,臣不敢苟同。”

温体仁说出来这句话,乾清宫里面的气氛瞬间出现改变,要知道温体仁是内阁首辅,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在最后面不多说了开口说话也转了高速的,至少也要等到其他的反驳意见出来之后再行开口说话的,可温体仁直接开口了,这里面就意味深长了。

“臣记得《淮南子》之中有一句话,临渊慕鱼,不如归家结网,这是在告诫读书人,做任何的事情,都要身体力行,不要站在一边抱怨,更不要埋怨其他人做的不好。”

温体仁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刘宗周等人的脸红了,他们知道温体仁是什么意思。

果然,温体仁接着往下说了。

“十万后金鞑子侵袭京畿之地,张大人运筹帷幄,郑大人身体力行,斩杀后金鞑子一万八千余人,让后金鞑子仓皇而他气喘吁吁跑到破脚天成的杂货店柜台前逃,至于说处置阿巴泰以及后金鞑子俘虏一事,臣就更加不明白了,难道说一定但这事有个前提要斩杀阿巴泰和三千多后金鞑子的俘虏吗。”

“看看后金皇太极是如何对待投降之人的,孔有德等人被封为王,臣知道这是皇太极用心险恶,想着让我大明更多的官吏投降,可皇太极至少还知道用一些手段,笼络他人之心,可朝廷之中有些大人是如何建议的呢,斩杀所有后金鞑子的俘虏,两相对比,臣以为提出这等不着边际之建议之人,才是真正明后天工地就要上马用心险恶的,这些人就是想着置皇上于不仁不义之境地。”

“张大人和郑大人实实在在赶走了后金鞑子,代表朝廷与后金鞑子谈判,换回了被后金鞑子劫掠的我京畿之地的百姓,得到了千万两的白银,这等实实在在的功劳,居然被有些人说成是奸细和叛贼,臣实在不明白,当初后金鞑子侵袭京畿之地的时候,这些大人究竟在干什么,是不是拿起了刀枪和后金鞑子拼命去了,如今站在这里大言不惭,不感觉到羞愧吗。”

。。。

温体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四周非常的安静,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够听出来,温体仁说话的语气,实际上是代表皇上的,这应该是皇上的意见,否则温体仁绝不会以这样的态势来反驳弹劾的意见的。

温体仁说话打的过程之中,皇上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温体仁说完之后,刘宗周再次开口了。

“皇上,温大人之话语,臣不敢苟同,此皆是强词夺理,臣以为皇上身边,乃是小人进而君子退,文大人之言,乃是小人之言。。。”

刘宗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谁都明白温体仁是代表皇上说出来意见的,可是刘宗周却斥责温体仁是小人,这不是直接攻击皇上吗。

刘宗周还没有说完,皇上的脸色就变化了。

“刘爱卿,朕不明白,难道只允许你弹劾他人,就不允许他人辩白吗,难道说朕一定要听你所言,才算是圣君吗,朕倒是想问问你,后金鞑子在京畿之地侵袭的时候,刘爱卿在做什么,其余提出晓慧弹劾奏折的爱卿在做什么,京城被后金鞑子围攻的时候,你们都在做什么,朕真的很好奇了,朝廷之中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声音,凡是为朕分忧、为我大明效忠之人,都要遭遇到你们的弹劾和诘问,似乎这些人都是朕身边的小人,某些夸夸其谈的人,才是所谓的清流。。。”

刘宗周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身体也在微微颤抖了。

不仅仅是他,唐世济等人的脸色也变了。

温体仁等人的脸上,出现了颇为舒心的笑容。

张凤翼更是高兴,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皇上说完之后,不再听众人的辩驳和争论,起身离开了。
这么多年了,早朝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刘宗周等人瞬间成为众矢之的,皇上的结论可不一般,夸夸其谈,所谓的清流,其实就是将刘宗周等人定他冲着红彤彤的西天大笑两声性为小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