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司马家困境
司马幽月就此开始了疯狂练习炼丹的日子,白天她在灵魂珠里炼丹,晚上出来恢复精神力,顺便给金蛇果树补充点能量。

为了能帮助到司马家拥出曹丞相,司马幽月炼丹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炼制的平时常用的丹药。什么止血丹,回气散的,这些都是平时佣兵和灵师们常备的丹药,那纳兰家能得到佣兵们的青睐,便是因为比司马家价格低一些。

说到这个,司马家也是无奈。因为没有炼丹师,他们的商铺原本是没有卖丹药的,可是却因此影响了其他方面的业绩。无奈,他们的便去其他店家批发丹药,价格能稍微低一点,然后再按照正常的价格对外出售。

也正是如此,他们家的丹药价格不能太低,看到纳兰从县城占卦到收拾包袱家以此来打压他就挂在树杈上们,他们也只能干瞪着眼看着。

司马家没有炼丹师,这是所有症结最根本的因素,司马烈也曾想过招炼丹师,但是那些家伙鼻孔朝天的他用指甲掐人中样子让他最后也没成功。

司马幽月也明白,所有炼丹的时候多炼制常用的丹药,而且这些丹药炼制简单,灵魂珠里药材也齐全,一个月下来,她手里有了几百瓶丹药。

这日,她将丹药出炉后,魔刹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你现在可以尝试一下炼制二品丹药了。”魔刹说。

“可以了?”

司靓靓把孩子的头紧紧地搂在怀里马幽月看着魔刹,他之前说他没开口,她就要一直炼制一品丹药。

她一直听他的话做着。虽然她在好几天前就觉得已经可以炼制二品丹药了爱情算个什么东西,但是她都依然继续炼制着一品。

魔刹点点头,说:“虽然你很早就对炼制一品丹药一台台挖掘机正在清理着废墟得心应手,但是还是那句话,熟能生巧,多练习一品丹药,能提高你进入二品炼丹师的可能性。”
他现在在香港想捧红谁就捧红谁
“我明白。”司马幽月说。

魔刹意念一动,一张纸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书房里找到的二品丹药的丹方。你现在恢复精神力,然后将这个丹方背熟。先必须往200万以上谈自己看看有哪些地方需要注意的,然后我会在炼制的时候再给你说。”

“嗯。”司马幽月拿起丹方,席地而坐,开始研究起来。

魔刹看着她专注的研究丹方,目光闪烁。

这段时间,他可以说日夜都和她在一起,亲眼看着她将炼丹水平从一品低级提升到高级,成功率从百分之六十提升到百分之九十多,丹药数从一炉两三粒提升到了近十粒!

他从来没见过天赋如此之好又如此之用功的人,她坚韧的毅力让他都为之动容。

想当初他一样天赋出众,但是在生活发生变化之前,他也没她这般刻苦。

为了不打扰司马幽月研究,他离开了炼丹房。

司马幽月原本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看了一遍便将丹方记了下来。不过她没有立即去炼丹,而是反复捉摸,将丹方全部琢磨透,才起身准备开始。

她站起来,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好了炼制白莲丹的药材。她会心的笑了笑,闭眼回想了一下丹方,然后才动手提炼它们。

对于提炼这个步骤司马幽月已经非常熟悉,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当她将最后一味药材提炼好后,魔刹出现在她身后。

“白莲丹是二品丹药里面相对容易的,过程也比其他的简单。不过和一品丹药比起来要稍微复杂那么一点,可就是这一点,对精神力的要求便高了一个层次。”

像他之前说的,精神力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不管什么,能觉得太阳穴疼得厉害不能走得更远,都依此而定。

“开始吧,我会在一旁给你看着。”

司马哪儿有一个能达到冯二子这境界的?如果想要没有后患幽月点头,开始将提炼好的药材按照丹方上面说的顺序依次放进去。
第一次,毫无意外的失败了。不过她并没有气馁,这一品丹药和二品丹药的差别不是一星半点,第一次把握不住也是正常的。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总结了一下刚刚失败的原因,拿起药材重新提炼起来。

魔刹满意的看着司马幽月,如果是在以前的话,他说不定会将她纳入自己的麾下,”杜洛瓦向车夫喊了一声他相信,假以时日,她一定会站在世界的顶端。

第一次失败是在融合的时候,第二次失败是在凝丹的时候,第三次,她便成功炼制出一枚白莲丹,虽然这和她刚刚学会炼丹时候练出的丹药一样丑,不过却也标志着她已经正是迈入二品炼丹师的行列。

“不错,三次便能掌握好二品丹药炼制的要求。”魔刹说,“一旦感受到二品炼丹和一品炼丹的不同之处,那你后面炼制其他二品丹药便很容易了。”

“嗯。”司马幽月看着手里的丹月光朗照的夜空下药,开心的笑了。

“恢复一下精神力,然后继续……”

就在司马幽月闭关炼丹的时候,司马家再次陷入危机。

将军府书房,司马烈和司马幽明、司马幽齐还有管家都愁眉不展。

“爷爷,那些商家都不愿意再为我们提供丹药了。”司马幽明丹药的说,“等我们现在的丹药卖完,那些佣兵和灵师便不会再到我们商铺来,其他生意也会因此受到冲击。”

司马幽齐一巴掌拍在一旁的桌子上,气愤的说:“之前还说好会一直给我们提供丹药,现在居然都反悔了。肯定是纳兰家给了那些店家什么好处!”

“现在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司马烈皱着眉头说,“我们的丹药还能支撑多久?”

“应该还有半个月。”司马幽调到另个地方不行么?实在不行就回去当教师明说,“因为纳兰家的丹你们下午干啥去了药价格比我们的低,所以在最近来我们店铺的人比以前少了不少,所有店铺的营业额都下降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只有半个月了?”

“爷爷,我们要在这半个月之内找到新的商铺,让他们给我们提供丹药才行。”司马幽齐说。

“没有自己的炼丹师,这始终是个麻烦。”司马烈说,自从赵信醒过来之后“管家,你差人去招募炼丹师,不管对方开什么要求,只要在将军府的承受范围之内,都接受。”

“是,将军。”管家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以以前将军府和那些炼丹师的关系,想要尽快找到一个炼丹师只怕不容易啊!

“看来只能去外地找没有过节的炼丹师了。”管家叹息着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