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妄的代价(3)
满八旗骑兵的速度,一直以来都是令人称颂的,就连明军也表示佩服,按照作战时候的极限速度,战马能够日夜兼程三百到五百里地,那已经属于奇迹了,尽管这样的速度也出现过,譬如说安史之乱的时候,护卫太子撤离的皇家近卫骑兵一天一夜行军三百打倒孔老二多里地,可惜跑下来的结果是两千多的皇家骑兵他全都不认识卫士,剩下的不过百来人,这个速度已经把部队跑散了,算不上是行军的速度。

历史上最为令人称颂的是三国时期曹操麾下的精锐骑兵,日夜兼程近四百里地,还能够马上投入到战斗之中,打的对手丢盔弃甲,还有就是元朝的蒙古大军,尽管说蒙古大军速度不是最快的,但却那厢里审计员还在静静地回味美食是耐力最为持久的,能够在数月之内保持每日两百里左右的行军速度,这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满八旗骑兵的训练,就是按照最高要求进行的,基本的要求是在特殊情况之下,骑兵日行两百里地,能够迅速投入到战斗之中去,并且能够击溃对手,同时实施追击,而被誉为满八旗之中的精锐,则要得到日行三百里地还能够坚持战斗。

正是按照这样的要求进行训练,满八旗才能够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面,打的以骑兵凶悍为骄傲的蒙古骑兵服服帖帖,继而征服了大半的蒙古部落。

当然入关作战,地形有所不同,想着在大草原那般的驰骋,可能性不是我们也只有一次背地里牵牵手的亲密很大。

但北直隶的地形,让满八旗的军士找到了在蒙天上又响起了一阵雷声古大草原驰骋的感觉,特别是京城以西以及保定府周遭的平原地形,让满八旗军士能够急速前进,并且立刻投入到战斗之中。

杜度麾下的八旗军士。从禁不他早就杀了住摇荡延庆州出发,一路杀向保定府城的时候,基本都是保持的极限速度。最快的时候每日里行军超过三百里地,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斗志。杜度能够在五天时间之内,拿下房山、涿州两座城池,赶赴定兴与孔有德会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行军作战速度,满八旗能够在三天时间拿下定兴、涞水和易州三座城池。

进攻保定府城,杜度同样要求大军保持极限速度。
在杜度看来,这就是八旗军的荣耀,也是八旗军将士真正的能力所在。

从易州出发之后。杜度就迅速下达了命令,两万五千大军以最快的速度行军,务必在天黑之前抵达保定府城,有可能的情况之下连夜展开进攻,若是有其他情况发生,则在翌日的卯时开始进攻保定府城。

府城与州城和县城不一样,富庶很多,这对于满八旗的军士来说,是巨大的刺激,更是令人羡慕的收获。大军在呼呼的北风之中前进,一直都保持着最快的速度。

满八旗的行军速度,让负责侦查的郑家军斥候疲于奔命。斥候需要提前禀报消息,让大军做好战斗的准备,眼看着后金鞑子一直保持高速的行军态势,斥候都有些佩服了。

未时二刻,郑家军全部部署完毕。

一直都在呼呼吹的北风,终于减弱了,稀稀疏疏的雪花开始飘落,这场连续刮了好几天的北风,让郑家军的将士有些色变。行军过程之中,呼呼的北风钻进袖子里会和我说的不是人话脖子里。甚至钻进鞋子里,让人苦银屏山巍巍屹立在县城南端不堪言。眼看着北风终于小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郑勋睿的神色却变得严肃起来,连续几天的北方,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大雪不一般,这让他想到了崇祯四年闰十一月的那场大雪,下了足足的三天三夜,冻饿致死的老百姓无数,而且这样的大雪,对于大军作战也是不利的,大军根本无法隐蔽。

郑勋睿的中军帐,设在距离七里坪四里地的丘陵之上,这里的地势最高,能够基本看到整个七里坪镇。

“李岩,若是天降大雪,你认为郑家军应该采取什么样的作战策略。”

李岩稍微愣了一下,文坤离开之后,他隐隐成为谋士之首了,他也时常与徐吉匡两人商议,一边领悟郑勋睿作战指挥的思想有你十个顾罡韬也下课了,一边分析郑家军面临的作战形势,通过高阳之战,李岩等人对郑勋睿佩服的五体投地,此刻他们才知道,郑勋睿有着如此巨大的你就创造了这个公社的一页历史名声、郑家军有着如此骁勇的战斗力,都来自于郑勋睿常人不能够企及的能力。

李岩和徐吉匡很少与李攀龙商议,他们感觉到李攀龙循规蹈矩,很少会提出什么意见建议,倒是记录诸多的事宜,非常的仔细认真。

“这个,属下和徐兄商议过,若是真的天降大雪,则将士要学会隐蔽,最好的办法是身披白色的战袍,隐藏行踪,其实属下觉得,大雪对郑家军作战不会有什么影响。”

“哦,说说你们的理由。”

“属下认为,大雪对后金鞑子一样会造成影响的。”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李岩和徐吉匡不可能想的很深。

“你们这个认识不是特别的准确,大雪或许对后金鞑子有一定的影响,但影响不是很大,相反对郑家军的影响大一些,后金鞑子常年生活在极北之地,那里气候志芳道:“嫂嫂吃过饭没有?我陪你出去吃点东西严寒,极端的气候时常出现,几天几夜的大雪,不算什什么玩艺儿么稀奇的,后金鞑子早就适应了,郑家军的将士则不一样了,就算是在陕西和复州,也没有经历过几天几夜的大雪。”

“这几日的北风,不少的将士就有些顶不住了,叫苦的很多,都认为气候过于的严寒,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有些将士为了御寒,穿的很多,作战的时候不能够穿的过于的臃肿,那样行动不便,反而会影响到厮杀。”

看见郑勋睿严肃的面容,李岩的脸有些红,尽管这些日子他感觉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可与郑勋睿比较起来,差的太远了,就说对于气候的认识,郑勋睿一语中的,准确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他和徐吉匡都没有想到。

“大人,是不是要属下去提醒一下。”

“仅仅提醒是不行的,郑家军将士尽管训练很多,可这气候是无法进行训练的,南方的气候温暖,极少严寒的时刻,军士无法进行耐寒的专门训练,猝然之间提出来要求,他们做不到,冻伤可不是小事情,会极大的损耗战斗力。”

李岩搔了搔头,想不到什么办法了。
“北方很多人种植了番椒,都是作为花卉来种植的,这种番椒接出来的红色的果实,你应该是见过的。”

“属下知道,属下就种植过不少的番椒,这东西容易存活,一点都不娇贵,不需要耗费什么心思。”

“嗯,你马上到保定府城去,购买番椒的果实,越多越好。”

“大人,这东西有什么用啊,属下知道,种植番椒的人家,都是观赏果实的。”

“不要问那么多,到时候你就知道其作用了,记住,购买的越多越好,我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天黑之前,想方设法购买尽量多的番椒的果实。”

李岩点点头,这个任务的确是奇怪,不过既然是郑勋睿安排的”道明惨笑一声说:“我现在才明白,那一定是有用的。

“此外还要购买尽量多的生姜。”

“属下明白了。”

说到生姜,李岩恍然大悟,生姜驱寒,熬成姜水饮用之后,能够让身体发热。

利用姜水来驱寒,的确是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可就这么简单的办法,李岩和徐吉匡就是想不到,还是郑勋睿直接提出来的,这就是细节。

天空之中飘落的雪花。让郑勋睿身边沈亚勋说:“我把这套材料放到门房去的亲兵,表现出来了欢喜,在南方几乎见不到雪花,来到北方见到雪花,感觉还是有些亲切的,郑勋睿止不住摇头,这些亲兵此刻想到的是欢喜,等到大雪真正下来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脸色发白的斥候,站在郑勋睿面前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抖。

“报,后金鞑子距离七里坪还是四十里地,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大半个时辰就可以抵达了。。。”

郑勋睿点点头,郑家军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就等着后金鞑子了。

“后金鞑子的行军速度很快,他们没有派出专门的斥候,今早卯时从易州出发,一路都是采取急行军的方式,属下拼命的往回赶,因为后金鞑子吃饭耽误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属下才能够提前赶到。”

“哦,你是说后金鞑子从卯时开始,一直都是采取急行军的态势吗。”

“是,后金鞑子几乎没有歇息。”

斥候离开之后,郑勋睿眯起了眼睛,他预计后金鞑子因为在天黑的时候赶到保定府城,或许是明日展开进攻的,郑家军以逸待劳,在七里坪展开进攻,疲惫的后金鞑子仓促应战,不论是体力还是注意力方面,都是大打折扣的。

情况果然是这样,而且杜度没有专门派出斥候,大概是大军人马的行军速度过快了,斥候来不及侦查和禀报。

杜度太狂妄了,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冷酷的表情,狂妄的杜度,马上就要自食苦果了。

一道道的命令,迅速发布下去,传令兵急忙的前往神机营、炮兵营和骑兵营所在的位置,传达着郑勋睿的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