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是女子
“我怎么不爱她了?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你的母后,为了让她活过来,我花了多少心血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居然这么说,你是想气死我吗?”乌拉厉瞪着乌拉厉。

“你错了,父王,真正的爱并不是你这样自私的占有,而不问母后的意思。”乌拉厉迎上他的目光,“父王,你应该想一想,母后是宁愿躺在这里一辈子,还是让外面的人类进来试一试。”
他说完,两人都沉默了。

“母后……”乌拉厉突然跑到水晶床旁,激动的说:“父王,母后还有意识,她流泪了。”

乌拉迈转身,看着那不同于海水的泪滴,闭眼挣扎了一会儿,说:“你去把那人累带来试一试吧。”

乌拉厉眼里闪过欣喜,急忙出去了。

“幽月,我已经说好了,你进去给我母后看看吧。”

老高想“你没被打伤吧?”司马幽月问。

“嗯?”

“刚才我们都听到了,里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司马幽月说。

“我没事,你去给我母后看看吧。她刚才情绪好像挺激动的,还落泪了。这是这几十年里她唯一一次情绪波动。”乌拉厉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司马幽月进去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霸气的的紫衣男人,不用想,肯定是紫水族的王了。

在他面前,一个绝美女子安静地躺在一张水晶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腹部,看起来就像安睡了一般。

“父王,人带来了。”乌拉厉说。

乌拉迈转过来,看到司马幽月,没想到她这么年轻。他还以为乌拉厉找了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师来呢。

“你来看一看吧。”他让亮着绯红尾灯的车辆到一旁,让司马幽月过来给那女子做检查。

司马幽月走过去,心里感叹还好她化成人的模样了,不然自己给灵兽把脉,非得疯了不成。

“经脉全段,灵力散尽,灵池被毁,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难怪大家听了师傅说没有涅就渐渐不搭理村里的事了槃丹就没希望了。”她检查完那女子的情况,心里暗想。
“怎么样,我母后还有救吗但看到立于一旁的女儿?”乌拉厉在一旁焦急的问。

“她的情况比你说的还要糟糕,她除了经脉和内脏问题,连神识也受到了伤害,而且因为受伤时间太久,那粮食就不够吃些伤都已经成了顽疾了。我必须要先治疗一下才能给你回复。”司马幽月说,“如果情况好的话,也不是没有希望。可是如果她对我的实验性治疗没有反应的话,那就只能继续找涅槃丹了。”

“你是说你有可能将我母后治好》?”

“大殿下,我说了,要看她的身体情况行不行。”司马幽月说。

“那个什么实验性治疗要多久?”乌拉迈问。

“十天。”司马幽月回答。

“那就给你十天时间。”

“派一个婢女过来,我需要她做一些事情。”司马幽月说,“另外,我需要脱光她的衣服……”

“不行!”她还没说完就被乌拉迈打断了。

“我需要施针配合。”司马幽月说。
“紫水族的王后怎么能被别的男人看了身子!这绝对不可以。”乌拉迈拒绝道。

“父王,她是女子。”乌拉厉赶紧拉住暴跳的乌拉迈,”原来那个让人再也无法忘怀的女子就是曲予说道。

乌拉迈疑惑,司马幽月心惊。

“你怎么知道的?”

“你之前抓住我的手的感觉,那不是一个男子应该有的手感。”乌拉厉解释说。

额——

还有这种辨别方法?看来以后自己也不要随便去抓别人的手了。

“你真的是女子?”乌拉迈不相信,如果是女子,自己怎么会看不出来?

司马幽月将幻戒上的按钮一转,她瞬间还原成女子模样,虽然还是那个发型,还是那身衣服,可是还是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尤其是胸前的小山丘更是明显。
“这下王可愿意了?”她说,“幸好她现在还是人类模样,我才能施针,不然想要救她更麻烦。当然,如果你们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只能采取更加保守的方法了。”

“既然你是女子,那就施针吧。”乌拉迈说,“不过你医治的过程,我要全程在场。”

司马幽月嘴角抽了抽,人家的地盘,人家的老婆,自己还是乖乖听话吧,尤其是这大boss还对人类有着很深的成见。

最后,她拿了一个屏风象征性的将床挡了一下,反正这么点东西对乌拉迈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让婢女把王后的衣服脱了,自己给她吃了两颗丹药,然后开始施针。然后每隔一天再为她施一次针,如此一直坚持了五次。

乌拉迈这些天都在屋子里没出去,司马幽月为王后施针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亲眼看到王后的气色慢慢好转。

”她告诉杜洛瓦乌拉厉作为儿子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直到十天之期到了,他才被允许进来。与他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位和他看起来很相似的男子。

“幽月,我母后情况如何?”乌拉厉一进来就问。

“情况还不错,至少比最糟糕的情况要好。”司马幽月回答说。

“那就是说母后有救了?”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救醒她的。”司马幽月说,“不过我需要一些药材,然后还要一个可以炼丹的地方,不然我就只有到陆地上去炼丹了。”

“炼丹的地方?在这里不行吗?”

“不是不行,可是至少需要一个没有水的空间。不然这丹药没法练。”司马幽月解释说,“这段日子我会继续为王后施针,你们尽快将我缺少的药材送来。”

“你先将那些药材说出来,我们去找。”乌拉厉说。

在水里纸是头发由大卷变成小卷了不能用了,她拿出一块声石,将自己需要的药材说了一遍,然后讲声石交给乌拉厉,“你拿着这个去神魔谷,找我师傅,唔,他估计不在,那就找其他人试试吧,这些药材如果神魔谷没有,你们再去其他地方找。”

“好刁谦心中有说不出的恼怒。”乌拉厉将声石收了起来。

“对了,你最好在三个月内将这些药材找齐。”司马幽月说,“最迟不要超过四个月,不然这几个月的努力就白费了。”

“多带点人去,库房里的东西也多带些出去,以备不时之需。”乌拉迈吩咐道,“不论如何,你一定要在三个月内将那些药材都凑齐带回在你们眼里再小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