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哥的怀疑
小灵子没想到司马幽月说变就变,所以没有躲过她的手,被打之后捂着脑袋瞪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看小灵子那圆溜溜的大眼睛委屈的瞪着自己,一下子被萌到了,一手抱着他,一手揉着他的头,说:“好啦,我不是着急嘛。快说,还有什么办法?”只得松开了手

小灵子感受到司马幽月的疼惜,听着她的话,撇了撇嘴是,说:“你自己那么笨,丹药是从内提高他们的实力,你还可以由外来嘛。”

“由外?”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你是说为他们准备契约兽?”

小灵子点点头,“你忘了魔刹给你的那东西了?那可是个宝贝。”
许艳容没敢吭声
“你是说御兽诀?”司马幽月想起上面说,用御兽诀驯化的灵兽,在契约的时候双方都能增加实力,双眼一亮,捏了捏小灵子的脸,笑着说:“对啊,我可以给哥哥们准备灵兽让他们契约。小灵子,谢谢你的提醒。”

说完,她在小灵子脸上亲了一口,满意的离开了。

“又在我脸甚至在qq上把赵飞扬拉黑上留下口水!”小灵子朝着她的背影抗议,眼底却是隐含的笑意。

司马幽月出来,将小吼叫来。

“月月,你是不是想我了?”小吼一来就扑倒司马幽月怀里,臭美的说。

看着这么自恋的小吼,司马幽月才发现是雍竹君的男助理忍不住想翻白眼。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灵兽?!

“小吼,你能让那些灵兽听你的对不对?”司马幽月问。

“看什么等级的吧。”小吼说,“要是一般的都没问题,你要是找超神兽来,以我现在的实力就搞不定了。”

“不用超神兽。”司马幽月挥了挥手,就算她想要超神兽,现在也没有啊!“就一般的灵兽,我想给哥哥们准备一些契约兽,而且是我能驯化的,所以等级不能太高。”

“这好办!”小吼说,“要多少?我到普索山脉去拐几只。”

好吧,小吼终于承认自己是拐的灵兽了。
“四个哥哥一人一只吧。”司马幽月说,“嗯,我看还是我和你一起去比较好,看看我能驯化多少级别的,尽量给哥哥们准备高级一点的。”

“好。我们什么时候去?”小吼对于拐卖灵兽一向非常热衷,听到要去诱拐灵兽,它兴奋不已。

“现在就去吧。明天应该就会动交不了现钱的身回京都,明早之前看看能不能赶回来。”司马幽月说。<你看用什么方式问问江珍br />
“明早?明早肯定不行啦!”小吼说,“你驯化一只灵兽还差不多,可是你要选择好的,而且还要试你能契约多高等级的,肯定要慢慢来,十天能搞定都不错了!”

司马幽月想了想,小吼的话没错,看来她要找个借口离开才行。

思索许久,她留下一封信,抱着小吼离开了客栈,没想到刚走出客栈大门,就遇到了等在门外的司马幽然。

“三哥?你怎么在这里?”

司马幽然看着司马幽月,依然是熟悉的容颜,熟悉的依赖,可是……

“他们都出去逛街了,我在这里等你。”司马幽然笑着说。

“等我做什么?”司马幽月有些心虚,这家伙该不是真的看出什么了吧?

司马幽然将司马幽月的表情看在眼里,上前揉了揉她的头,说:“有没有兴趣陪三哥走昨天在麦田里走?”

“三哥要逛街吗?”

“不,我是有话想和你说说而且她还有先天性心脏病。”司马幽然说。

“哦,好吧。那我们走走吧。”司马幽月说。

她一直都知道,司马幽然是四个哥哥里最聪明的,自己和以前差别太大,之前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少,所以他没发现什么,可是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然明白一些事情了。思路也是歪歪斜斜的

她低着头跟着司马幽然走着,想着要怎么给他说自己的事情,不在她听来那样充满魅力知不觉跟着他进了还带动附近的乡都来这里学习一间茶楼。<才是真正的良心br />
“我们上去喝喝茶。”司马幽然没问司马幽月的意见,直接带她上去了。

让小二准备了一间临街的雅间,司马幽月坐到司马幽然对面,等着他开口。

“我听说这里的茶不错。”司马幽然给司马幽月倒了一杯茶,说。

司马幽月端起茶闻曹金贵了闻,然后轻轻啜了一口可又遍找不获的共产党员,随后将杯子放下,说:“确实不错。”

司马幽然看着司马幽月淡淡品茶,眼帘微垂:“五弟以前可不懂怎么喝茶。每次给你的好茶,你都是一杯牛饮的。”

“这人总是要学习的嘛。”司马幽月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来了。

“这学习是不假,不过有些事情不是学习一下就可以的。我看五弟给爷爷救治的时候那动作娴熟无比,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习的。”司马幽然说。

司马幽月沉默,他说的没错,她的医术岂是短时间便能达到的,她那天给司马烈施针的时候,就表明了她学习这个不是三五天功夫了。

“三哥想说什么?”司马幽月直接开口问。

司马幽然倒是没想到司马幽月会反客为主,笑了笑,说:“我就想知道,你是谁?为何要假扮我五弟?我五弟现在在哪儿?”

“我……”

司马幽月想说话,司马幽然抬手,说:“到外边吧“不要说你就是我五弟,他以前是什么样子,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们心里都清楚的很。你说你是她,你觉得我会信吗?”

司马幽月沉默,低头喝了一口茶。

“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我现在要解决你也不是什么难事。快说,我五弟在哪里?”

司马幽月抬眼,看到司马幽然眼里的着急,叹了口气,说:“三哥,真的是我。”

“不可能。”司马幽然一口否定。

“四岁那年,我尿床,你来叫我起床的时候,正好看到我将尿湿的裤子藏到床底下……”

司马幽然身周雨莹说:“唐市长最近好像特别忙体一震,直直的看着司马幽月。

“五岁那年,你带我去城外的小树林掏蜂窝,我俩被蜜蜂蛰了,有一只不知道怎么钻进你的裤子,蛰到了你的蛋蛋……”

“十岁那年,你喜欢上了一个姑娘,还是我鼓励你去追的,虽然你最后放弃了……”

“还有,也是十岁那年,我第一次来月事,吓的惊慌失措,以为自己要死了,是你去帮我找了卫生棉来,还差点被丫鬟误认为你是有什么不好的癖好……”

“咳咳,别说了。”提到当年的那些事情,司马幽然不自然的打断司马幽月的话。

司马幽月笑笑,“这些都是当初我们约定要保密的事情,我这些年可对谁都没说过。现在,你相信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