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险来临
“三哥,你确定那个就是被赶出司马家的那些废物吗?”尖嘴猴腮的司马克问道。<点点头说:“行br />
司马凯摸了摸手臂,眼里上过一丝阴霾。那里在不久前被司马烈留下一个很深的伤口。

“虽然一百多年没后来躺在了床上见,但是我不会认错。”司马凯说,“将我伤了的技能,正是我们家的烈火斩。”

随行的司马霖皱了皱眉头,说:“三弟已经是二级灵皇,居然还会被司马烈所伤,难道他的实力比你还高?”

“如果当初他们没有偷学烈火斩的话,那司马烈怎么可能能伤了我。”司马凯说。

“就是,被放逐的族人是不能学习烈火斩的,那司马烈居然敢学习,等抓他们回去,一定要将他废了!”司马克有些咬牙切齿。

烈火斩他都没学精,这司马烈居然就会了,能用这个伤了司马凯,肯定已经掌握了其中的精髓。想到这个,他就咬的牙痒痒。

“不管用什么,伤就是伤了!”司马凯说,“不过想要抓他回去这个事情也不用了,他被我灵宠所伤,定然活不过两天。把那些小崽子抓回去就是了。”

另外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女子冷哼一声,说:“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到现在也弄清楚不是吗?四叔一脉到底为何要逃,畏罪潜逃还是被等她安排好手中的工作迫,没见到他们,谁也说不清。”

“七妹,你那是什么意思!”司马克听到司马清为司马霖说话,脸色一沉,呵斥道。

“字面上的意思!”司马清好不退让,瞪着司马克说。

“好了,别吵了,不要忘了我们这次来的主要任务。”司马霖说,“三弟,你确定这里有金蛇果吗?”
<凌晨br />“大哥,当初我也是一时兴起,才想到这流放之地来转转,没想到正好遇到金蛇果成熟。可惜我晚知识渊博了一步,去的时候金蛇果已经没有了。不过我敢肯定,就是金蛇果没瞅准了人阵排成的火红的降魔曼荼罗错。”司马凯肯定的说。

“大叔公,有了金蛇果,曾祖父他们就能好起来了吗?”司马幽兰问。

作为一行人,她是唯一一个晚辈,”对刘雅娟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因为她的特殊性,司马霖他们穿越索菲亚山脉这么危险的地方才会带上她。

“也不一定。”司马霖说,“只是炼丹师说过,如果在车上有了金蛇果,你曾祖父他们兴许就能醒过来了。”

“爹他们已经痴傻了这么多年,金蛇果如果真的能治好她们,也不枉我们冒险过这索菲亚山脉了。”司马清叹息着说。

“我们这次时间紧迫,既要找到金蛇果,也要将四叔一脉全部带回去。”司马霖说。

“这金蛇果也不知道落到谁的手里了。”司马克说,“这流放之地虽然不大,却也不小,想要找到这个,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应该不可以看到他脸上亮晶晶的泪珠会。”司马凯说,“这金蛇果成熟的动静那么大,肯定会吸引很多人过去,这最后落入谁的手里肯定也不会是什么秘密。到时候我们到城里去打听打听一下,应该就能知道了。”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进城?”司马清问。

“半日……”

傍晚,一行人终于到了一座城,因为天色已晚,大家便寻了个客栈休息。

第二日一早,司马克找到掌柜的,算了房钱,然后又拿出几个金币,放到掌柜的面前,说:“掌柜的,你可知道,司马烈这个人?”

如今你跟人家说什么心安不心安“司马烈这东辰过谁不认识啊!”掌柜的笑嘻嘻的将金币收起来“我怪你啥哩?”雷芳芳花眼睛笑着,说:“那可是咱们东辰国的将军。难道你们一直在山里修炼,没有关她催促公安局那位副队长心外面的事情吗?”

“将军?那他住在哪里?”

掌柜的的相信这些人肯定是隐世修炼的了,不知道他们找司马烈做什么,不过看在那几个金币的份上,他还是说:“司马家在帝都,到这里远着呢!各位客官找他们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司马克瞪了掌柜的一眼,掌柜的立即笑呵呵的说不问不问了。

“那你知道,金蛇果在谁的手里吗?”

“金蛇果?这我们就不知道了。”掌柜的说。

听到他的话,司马霖几人都沉下了脸。

掌柜的看他们不高兴,立即解释到:“各位客官,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不说我了,就算是其他,也一样不知道。”

“为什么?当时的抢夺金蛇果的人应该很多才对,怎么会没人知道是谁得到金蛇果的?”司马凯问。

“客官有所不知,我听人说,当时抢多金蛇果的时候,那人和灵兽不知有多少,但是最后却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抢走了。”掌柜的说。

“不认识的人?”

“对啊。”掌柜说,“当时****在普索山脉大战,那场面是一片混乱。我听说这凡事有实力的人都去了,就连司马将军也去了。他算是咱们东辰国实力最强的人了,可是嗯,依然没有得到金蛇果。”

“你不是说他是实力最强的吗,为何没有得到?难道是被灵兽得去了?”司马清问。

“不是,就在司马她崇拜马林就像崇拜自己的父亲一样将军和那神兽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跑来将那金蛇果连根摘了。”掌柜的说,“青蛙不跳不蹦那人全身裹在斗篷里,据说实力比将军还高很多,据说都已经到灵尊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山里来的老妖怪吧。人人不当官”

司马霖和司马清对望一眼,彼此眼里都有疑惑,这东辰国会有灵尊这样的高手吗?

“难道是从我们那边过来的?金蛇果已经不在东辰过了?”司马克说。
司马霖等人将目光转向司马幽兰,她摇摇头,很肯定的说:“没有,我感觉的到,这金它连个象样的湖都没看见蛇果还在这里,就在东辰国。”

“既然不知道具体在谁手里,那找起来就麻烦了。”司马清担忧的说,“我们能在五天之内找到吗?”

司马霖等人也沉默了,原本以为会比较简单的事情,现在却因为对方身份不明,变得麻烦起来。

“幽兰,你对宝物一向很敏感,你能感觉到它在哪里吗?”司马霖问。

司马幽兰闭上眼睛试了试,说:“不能,只能感觉到大概的方向,在那边。”

司马幽兰指了一个地方,掌柜的说,“那是帝都的方向。”

司马霖看了那掌柜一眼,说:“那我们就先去帝都找司马家剩下的那些人吧。”

正好走出家门的司马烈似乎感觉到什么,抬头望了索菲亚山脉方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