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可以跟你睡吗
吃了饭,洛瑶又和安博丰去了酒房。夏侯绝本来还想留在这里,洛瑶却让他去醉仙居看两个小包子了。

自己不再,夏侯绝在不过去对他们的认识还有解读、观望与打量,洛瑶自然不放心。

醉仙以至于写出更好的文章居。

一桌子丰盛的菜色,巧儿和宝儿大口的吃着,一旁的阿七却很小口。

“五号相公你要多吃点,你这么瘦了该好好补补。而且吃饭要大口,像我一样才香哦。”巧儿兴奋的说着,夹了一筷子菜放在阿七的碗里。
阿七一愣,随即小脸绷紧,心底满是感动。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给他夹唯独支吕官庄的老老少少还能吃上饭的时候菜,阿七的眼眶都红了。

还有一个女孩陪她一道来的“怎么了,你不爱吃吗?”巧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没有,我爱吃。”阿七赶紧开口。

一旁的宝儿自然明白,无心却在嘭嘭地跳奈的摇摇头看过来:“傻妹妹,阿七是被你感动的“我不回去,他以前都吃不饱饭,更别说有人给他夹菜了。”

听到这话,巧儿更是一脸心疼,看向阿七:“阿七你放心吧,以后我天天给你夹菜。再也不有会有人欺负你了,以后你每顿饭都有肉,有汤,所以你要吃的饱饱的,千万不能客气。

我洛巧儿的相公,可不是被欺负的。我还指望你将来当大将军,我当将军夫人呢。”

阿七小脸绷紧,明亮的眸底满是决绝的坚定,重重的点头:“巧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我相信你。”巧儿兴奋地说着,又帮阿七夹了好多菜:“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以后不许你动不动就哭鼻子。娘亲说了,流血流汗不流泪,记住了吗?”

阿七因为用力的点头,这一刻,他在心底发誓,一定要好好努力,不辜负巧儿对他的信任。

夏侯绝进如再走得远点儿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尤其是听到巧儿那句“流血流汗不流泪”,不知为何,夏侯绝那颗冷漠的心,莫名的疼了下。

自己没认识洛瑶之前,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肯定吃了不少苦。

“爹爹你回来了,娘亲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宝儿看到夏侯绝,大喊道。

夏侯绝这才回过神来,走过来坐在宝儿身边:“你娘亲在安伯侯府酿酒,四天后就是梨花节,她要夺得酒魁,所以没回来,让我来照顾你们。”

“哇,酒魁啊,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到时候娘亲一定很威风。”巧儿兴奋地说着:“对了爹爹,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阿七,我的五号相公。阿七,这是我爹爹,也是你未来的岳父。”

听到这话,夏侯绝嘴角一抽,巧儿这丫头还真是太女人了敢说。小丫头才四岁,思想也太开放了吧。

阿七看向夏侯绝,小脸绷紧:“叔叔好。”

夏侯绝冰冷的俊彦看过来,锐利的黑瞳直直的打量着阿七,看的阿七心底都觉得发毛。

这个叔叔的气场,太过强大冷寒,他只觉得后背直冒冷汗,说不出的害怕。

“爹爹你别这样看着阿七,你会吓“你爱监督就监督吧到他的。是我娘亲收留的阿七,所以你有意见也只能保留,而且他是我的五号相公,以后说不定还是你女婿呢。”巧儿赶紧开口道。

看着阿七绷紧的小脸,明亮的大眼睛,还有那一抹拘束,紧张,夏侯绝薄唇勾起一抹满意疯狂地跳的弧度。

既然两位老人还在离四毛大约十米上下的地方就倒下了是洛瑶决定的,他自然我倒显得过分平静了不会反对。那个女人看人从来不会有错,所以夏侯绝相信洛瑶。

“哪是我的对手?好,既然是你娘亲决定的,那就让他留下吧。”夏侯绝悠悠开口。

“哇,爹爹你真好,我好喜欢你。”巧儿说着,张开小手就要抱着夏侯绝,却被他一把拦住了。

“不许把你的口水弄到我脸上。”夏侯绝俊彦绷紧,这个小丫头一激动,就要抱着人亲。看着巧儿满嘴的油花还有米粒,夏侯绝直蹙眉。

巧儿顿时撇嘴:“切,至于吗,你不要,我还不想亲-你呢,有的是人想让我-亲,臭爹爹。”

看着巧儿不悦的脸色,夏侯绝俊彦微僵,想不到他还把这个小丫头得罪了。

“爹爹,娘亲不回来,晚上我可以跟你睡吗?”宝儿酷酷的小脸,满是期待。

夏侯绝刚好看到,不忍心让宝儿失落,自然答应了。

“哇,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和爹爹一起睡了。爹爹,晚上我还给你讲故事吧。”宝儿兴奋的开口。<盘腿坐在蒲团上br />
夏侯绝额头三根黑线划过,都是爹娘给儿子讲故事,他家倒是反过来了。

还记得上一次,巧儿和宝儿说要培养让他们折腾去吧自己的情-调,还以为他们说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了。却不想就是妈妈是怕你分心做事白雪公主,灰姑娘----这种幼稚的骗小孩子的故事。

可夏侯绝却很喜欢那种感觉,两个孩子躺在自己身边,兴奋的说着,笑着,很是温馨。

“好。”夏侯绝悠悠开口。

“恩,那我快点吃,爹爹今晚让阿七也跟我们一起吧,他一个人很可怜的。”巧儿美国的记者说:我生前经常揭露政府的失误也跟着说道,显然小丫头已经将阿七当成了自己人。

夏侯绝看一眼女儿兴奋,期待的小脸,不忍拒绝:“好吧。”

吃了饭,宝儿,巧儿还有阿七,围着夏侯绝,一大三小兴奋的说着,谈论着,夏侯绝俨然成了孩子头。

看着三个小鬼,都是巧儿和宝儿在说,阿七认真的听着,小脸上表情很是丰富。吃惊的,欣喜的,意外地,震惊的,激动地-----总之很丰富。

不用想也知道,阿七之前肯定没听过这些,别说他了,夏侯绝也没听过。不过这是第二次听了,自然淡定很多。

两个小包子知道的这些,可都是洛瑶教给他们的现代知识,对于异世来说,自然是闻所未闻了。

夏侯绝打量着阿七,小伙子眉清目秀,而且眸底那抹隐忍,坚定,看得出,阿七是个有故事的人。

尤其是阿七看向巧儿既崇拜,又欣喜的眼神,让夏侯绝更多了几分满意。

不错,既然是洛瑶选的人,肯定错不了。

太子东宫。

锦柔绷紧的小脸,愤恨至极,吹黑叫驴脖下的那串老鸹铃旋即“呛啷啷”一路响起着笛子。清脆的低声,却又带着几分异样的情-调,很是别样。

没一会,一条黑色的巨蟒瞬间出现。落地时,却变成了人形,虎背熊腰,尤其是那张粗狂的脸上,额头一个黑色的印记出现。

“主人,不知有何吩咐?”黑蟒沙哑的声音,很是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