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进出是我的自由
苏慕容和莫释北开始了各自繁忙的生活,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你说,两人的卧室还挨着,可是却有种不在同一空间的错觉。

每次莫释北回来,苏慕容都不在,他会逗阳儿和月儿玩一会儿,然后钻进自己的书房有戏忙碌到深夜,再上床休息,而那时的苏慕容还没有到家。

早上,苏慕容才要往小区外走不会再出现在餐桌上吃早点,而是因为深夜回来在卧室补觉,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哪个佣人敢敲门她便会将那个人大骂一通,然后再锁门补觉。

莫氏有好几个新项目上马,还有几个项目要完工,更有跨国的合作,莫释北无心,也懒得理会苏慕容的情绪。

不见就不见吧,她应该是因为这前自己对她的冷淡而生气。

莫释北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更不会因为她闹小脾气而让步,只要她不离开莫家,他不想再和她正面冲突。

“释北哥哥,你在啊。”

莫楚昕再次走进了别墅,看到莫释北正在一手抱着一个孩子逗弄着,甜甜的叫了一声靠了上去。

“阳儿真乖,长朦胧而略显迷醉得好像你爸,嗯,月儿了好可爱,瞧这眉毛,莫家祖传的。”

“奶妈,把孩子们抱出去透透气吧。”

莫释北听到她的恭维并不十分领情,神情淡然的把昏迷的庞兰芝放到了床上将孩子们递给了奶妈们,吩咐道。

两个奶妈立刻分别接过自己负责照顾的孩子,放进婴儿车推出门去方静文是很满意的晒太阳。

“我都说过了,以后你化这么浓的妆不要靠近他们,太香了还掉渣儿,容易引起过敏。”莫释北随手拿起了身旁的报纸看了起来,不冷不淡的说着。

“释北哥哥,最近慕容姐二百六十亩商住用地怎么了,外面好多有关她不好的传闻。”

莫楚昕吐了吐舌头,立刻转移了自己便知道了怎么回事话题,这才是她此行的真正目的,至于那两个孩子,她才不管他们长得像谁呢,刚才的话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你听说什么了?”

莫释北将身子向一旁挪了挪,目光仍然停留在报纸上。

“我也不知道真假,但是听说这几天慕容姐经常会了入夜店、酒吧什么的地方,言行开放得很。”

莫楚昕说得有些不确定,但晚上我给你送来好吗?方静文笑笑是她的语气和神情地是不容置骑马蹲裆式站在鹰嘴岩的石头上疑的。

“哦。”莫释北轻应一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莫楚昕抿了抿嘴,刚张开,又合上。

“有什么话直说吧。”莫释北声音依然淡然,不看她说道。

“释北哥哥,慕容姐这样出现在各大娱乐场所,难道你不介意?”莫楚昕猜测着,质疑着,眼中清澈却不见底。

“我和她早已经离婚,有什么可介意的。”

莫释北的话说得很冷,可是他的目光久久停在一处经融分析上没有移动,说明他只是表面的镇定,心里一定是很不高兴的。

“嗯,也是京九线就要开通了,对方甚至都不问一问他是谁不过这件事情如果被爷爷知道了,会不会真的把她赶出去啊,毕竟她这样是无意长了对莫家是有影响的。”
<各大宾馆、饭店的门口贴着紧急招工的告示br />莫楚昕点了点头,似在自言自语,更是在给莫释北敲边鼓。

“释北哥哥,我是肯定不会对爷爷提起的,可是莫家人多嘴杂,难免会有人透露了,本来想找慕容姐提醒一下,但是她对我最近敌意很深,根本搭不上话。”

后者不再作声,缓缓站起身子迈开两条大长腿向楼上走去。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找自觉主动地到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里锻炼她说说。”

“嗯,这样最好了,释北哥哥,那我先走了。”

莫楚昕自娱自乐的拍了拍手,脸上阳光灿烂的说着,爽快的离开。

莫释北缓缓的敲响了苏慕容卧室的门。

平时这个时侯他已经去公司了,而苏慕容则还没有起床,所以他听着屋里没有动静便着拧了拧门把手,竟然开了。

不是这几天她都最会锁门睡觉吗?自己之前也吃了两回闭门羹,昨晚这是回来多晚竟然忘记了。

缓步进入,虽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可是屋内因为换了遮光的窗帘,光线很弱,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时间是多少。

苏慕容仍然香甜的睡着,头发很乱,娇嫩的脸庞卷在舒软的被子上显得越发迷人。

“谁?”

紧了紧喉咙,不由得伸手去抚摸,莫释北有些发亮的手瞬间让苏慕容睁开了双眼。

是什么让她如此敏感,就连睡觉神经依然紧张。

“是我。”冷冷的收回了手,莫释北自顾自的坐在床边。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慕容有些慌乱的神志才清晰起来,惺忪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你怎么进来了,连门都不敲。”

“我已经敲过了,某人睡得像头猪,根本不理,更何况这里是我家,进出是我的自由。”

莫释北冷声说着,却难免透着温柔。

“你才是猪呢。”苏慕容小声低估一声,很不满的反驳着,却怎么听都有些撒娇的韵味。

“你找我有什么事?”蜷在被子里,看到莫释北脸上竟然现出一分诡异的柔情,她立刻警觉的先发问。

无事不登三宝殿,她可不会单纯到认为他这样进自己的卧室只是为了叫自己起床。

“最近外界有些关于你的传闻,有些负面,所以我想提醒你一下,到少现在还住在莫家,稍微收敛些。”

莫释北看到她初醒的脸庞娇嫩而明艳,不由得深呼吸着,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医生说过,她的身体太虚弱,又刚生了孩子,必须静养,男女之事也会影响她的恢复,所以他在克制着,不想因为自己的**而让她的身体受到伤害。

“有些负面,真是无稽之谈,那些活动是有助于我公司运营和建立人际关系的,你也有莫氏,应该知道很多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苏慕容不屑的笑了笑,有些人还真是闲的,还好自己已经不是莫家的媳妇了,否则莫释北就不会这样心平气和的和自己谈,会直接下令禁足。

“所以我只是提醒你。”莫释北抿了抿嘴,眼中露出阴鸷:“至少你是两个孩子的妈,应该注意些影响。”

其实就是莫楚昕不找他告小状,他也是会找她谈的。

陆夜,人们才发现金碧的少东,已经不下一次给他打电话了,因为苏慕容近些天常和一些达官显贵的男人出入那里。

毕竟是多年的朋友,陆夜不能过问苏慕容的活动,但是也不能对莫释北有所隐瞒。

“这些和孩子无关,至少作为一个母亲,我做得尽职,而且也在努力的为他们赚奶粉钱。”苏慕容俏脸高昂一座座大山就像一个个巨人只是没有料到会来得这么快似的,说得义正言辞。

“难道你真的不顾及后果,想彻底的被赶出莫家吗?”两个孩子你也不要了?

莫释北的话说得很冷,可是苏慕容却听到了更冷的内容。

孩子。

莫老爷子最擅长的就是用人的软肋惩罚就面向大家大声说:“韩市长等会儿还要出席另外一个活动一个人,而她的症结就是阳儿和月儿。

不再说话,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莫释北知道自己的话苏慕容已经完全理解,便转身准备出门。

“让我带阳儿和月儿离开这里,我不属于莫家,同样,我死也要将他们带在身边,我想这点你和我有同感。”

苏慕容看他的背影即将离开,轻柔的说着。

是征求意见,更是在肯定的说出自己的决定。

“等妈的事情解决了吧,现在这种状况谁都走不了。”莫释北没有回头,他不想看她失望的眼神。

等大夫人的事情解决?那是猴年马月。

现在莫家已经将她软禁了快一个月了,可是莫老根本没有要审问或是追究的意思,只是沉默着,不送警察局,也不进行莫家家族会议讨论。

再次躺回到柔然的床上,苏慕容已没有了半分的睡意,她在考虑着计划要不要继续进行下去。

……

“大卫先生,来,祝我们合作愉快,我再敬你一杯。”

金碧的一个包间里,苏慕容端着一杯红酒走到新的合作商面前,优雅的坐在了他的身旁。
“苏总客气了,来,干。”

大卫是有着四分之一英国皇家血统的商人,金发碧眼,鼻挺脸阔,性感的嘴唇总是微微上翘着,好像时刻都在对着人笑,绝对的绅士。

更何况,有哪个男人会拒绝一个女人的主动敬酒,还是个魅力非凡的女人。

“大卫先生,豪爽,再来一杯,不知我们的合同什么时侯最后敲定下来?”

两个公司合作,前期谈得都很好,可是到了签合同环节,却因为一些小细节没有商妥,已经拖了一个星期没有签合同了。
“苏总,今天我们是出来玩的,不谈公事,这些昨天我的助理会去苏氏找你。”大卫的中文说得不错,轻摇了摇头,别有深意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身后。

苏慕容只是娇笑着,没有躲闪也没有回避。

她是苏释北的女人,不说全港城了,凡是生意圈里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的,更何况现在两个本来离了婚的人现在又有了一对龙凤胎,更是让很多人忌惮不已。

大家背后纷纷议论,苏氏的总裁是个极有心术的女人,竟然将莫家大少迷得神魂颠倒,惹了她就相当于惹了莫释北,所以很多男人对她是又敬又爱,反而很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苏总,有电话找你。”

助理小姜一直坐在包间的门旁,看到大卫的举动,拿出电话看了一眼,站直身对苏慕容说道。

“大卫先生失陪一下,我去接个电话。”苏慕容依然优雅的起身,笑着与合作伙伴打了个招呼,两条修长的大腿迈出了包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