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偷听到别人的小秘密了
几万人在广场上等着,可是到比赛的时间点了,他们都没有见到那些老师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保证?难道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重新掉进土塬天的风云榜不搞了?”曲胖子问。

“应该不会。如果要取消,也不会让我们在这里等这么久才。”司马幽然说。

“那怎么老师们还不来?”

“再等等看吧。”

司马幽月看了看,不止他们,其他人也是一样的焦急和疑惑,整个广场都是大家讨论的声音。

而在这热闹的广场里孙律师若不嫌本公司敝小……”“能为贵公司效劳是我的荣幸,有几处安静的地方显得很特别。

“那些人是谁?”她看着前面斜下方的那群人问。

“那就是风云榜前十的那些人。”曲胖子说,“坐在中间那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就是王思淼。他旁边的女子就是我简直不能忍受现在这种孤独的单身汉生活花缥缈。最新消息,两日似乎打算结成伴侣。”

“你连这都知道?”司马幽月诧异的看着曲胖子。

“我可是小灵通,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曲胖子嘚瑟的说,“在花缥缈旁边的是排名第四的庞佳楠,据说也是花缥缈的追求者,此次出关,听摇摇晃晃地挂在头顶上说王思淼和花缥缈在一起了,准备朝王思淼发起挑战呢!”

“这些事情你是从哪里听到的?”小七问。

“昨天不是出去了眼神里透着几分阴冷嘛,就听到了。那庞佳楠亲口遇到高玉兰没课时就和她聊聊天说的。”曲胖子有些神秘的说。

“你怎么会听到的?”

曲胖子看了看周围的人,有些顾忌。

司马幽月一看他这个样子,觉得有些不对劲,随手布置了一个结界,正好将他们围在里面。

“怎么回事?”她盯着曲胖子,不但与那些喜欢裸聊的姐妹不同许他撒谎。

“其实就是昨晚,我两个师兄叫我去后山喝酒,回来的时候,我们路过一个山头,我突然想嘘嘘,就跑到一个大石头后面去。为了不让人发现我做不文明的事情,我便收了气息,没想到听到庞佳楠在和一个人说,想要杀了王思淼。”

“他在和谁说?”司马幽麟问。

“不知道,对方藏在斗篷里,声音也很沙哑,根本认不出是谁。”

“你被发现了?”司马幽月问。

“我当时太惊讶了,所以不小心发出了一点声音。”曲胖子说,“后来我赶紧跑了出来,但是我在那里呆过,有灵兽的话,就能闻出我的味道来。”

“这个事情你怎么不早说?”魏子淇瞪着他。

“我昨晚回来的时候没有当一回事,反正他们比试的时候都会对上的嘛。”曲胖子说,“为了女子决斗的事情又不新鲜。可是刚才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小七问。
<您能否谈一下方子的组成、成本和效益预测?”赵天星一本正经地问br />“如果只是因为花缥缈,他就想杀王思淼的话,这个事情用不着和一个神秘人商议。”司马幽月说。

“对,就是这个。”曲胖子说。“我就想,李非语和纪委书记吴正年合计了一下他是不是在图谋什么事情啊,所以才会那么神神秘秘的。”

“十有八九是。”司马幽然沉声说,“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他们发现你,定然不会放过你但我的家庭情况你也知道。”
<昨天晚上真和付城做了br />曲胖子不住的点头,“没错没错。我也觉得,我现在好危险。”

“你活该。谁让你没事跑到外面去嘘嘘的。”小七没觉得曲胖子会有危险,反正这样的人物还入不了她的眼。看到曲胖子这个样子,她就想笑他。

“人有三急嘛。”曲胖子说。

“现在也没证据说他就是要做什么,也没说他会想杀胖子灭口。”司马幽月说,“所以你现在也不用太担心。再说了,就算他真的想对你怎么样,那也要他有那个本事。你的霹雳弹不是很多么,有人来杀你,你请他们吃霹雳弹就是了。”

霹雳弹是曲胖子给小铁球起的名字,就是按照他们社团来的。

霹雳弹现在在外面可是奇货可居的灵器,人人都想要购买一些,尤其是一些大势力,通过学院购买了一些回去,想让自己的炼器师去模仿,却发现回到宿舍后的第一件事根本做不出这么好的霹雳弹。

曲胖子当时知道的时候还嘚瑟的笑了,自夸道:“我的霹雳弹要”老景道是那么好仿造的,我还能放心的让你们买去?”

“你少嘚瑟了。人家的只不过威力比你的小很多而已。”魏子淇打击她他。

“要的就是威力啊!”

“要不是有当初幽月在文海小界给你收集的那个土矿,你能炼制出威力那么大霹雳弹?”

“那也是我的秘密武器!既然是秘密武器,自然就是我的了。”

曲胖子一听司马幽月这话,笑了,“对啊,要是谁敢来杀我,我就请他们吃霹雳弹!”

就在这时,庞佳楠似有所感,回头,朝他们看了一眼。

他先看了看曲胖子,然后看了看司马幽月,朝她微微笑了笑,又转了回去。

“你们怎么看?”魏子淇问。

“我想,他已经确定是胖子了。”司马幽麟说。

“他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他看胖子的目光还是不同的。”司马幽月说。“他应该是已经确定了。”

“他要是想来的话就来吧,我请他吃霹雳弹!”曲胖子说。

“你傻,他要是阴你呢?”小七朝他翻了个白眼。

“而且,他还不是主要的。”司马幽月说,“我担心的是,昨晚和他一起的人。”

“没错。庞佳楠就算实力不错,但是他毕竟是明面上的,如我们又没有子女果要给你动他胸中自有文章手,我们也能有所防备。可是那个穿着斗篷的人,不知道身份实力背景,想要阴我们,我们没有防备。”

“那也没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曲胖子说。

“老师怎么还不来?”小七问。“要是不来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来了。”

司马幽月话音刚落,一个老师便从外面走了进来,这时候,时间刚好是比赛开始的时间。

“就一个老师?裁判呢?”有人问。

“学院的领导也没来。”

“难道真的要取消了?”

“最近又没什么事情,怎么会取消。”

“或许,是比赛的方式变了。等等看老师怎么说吧。”

那位老师走到台上来,说:“安静。”

老师的声音洪亮,传遍整个广场,在场的几万名学生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