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七要当老师
半小时后,倪安义回来。

“我回来了!老大说了,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庆祝,到时候她会穿女装出行。”倪安义进门便说出自己刚才得到的消息。

出人意料的,他回来的时候四肢健全,没有缺胳膊少腿,甚至连黑眼圈都没有一个,衣服都没有褶皱。

“你居然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戴毅睁大眼睛找机会一定要把那盘棋赢回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李老棍子缓步朝大洋子走去br />“我完好无损的回来值得你那么惊讶?眼珠子都要落下来了。”倪安义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坐下。

“我说,你去要求老大穿女装的?”尤泗问。

“对啊!”倪安义得意地点点头,说:“我去给老大说,问她是不是真的是女子,她承认了,然后我就各种受伤的样子,最后提出让被武装人员用枪押了回来她换个女装看看。她就说她是打算明天的聚会里面穿女装。然后我就回来。”

“没有人揍你?”鸿五问。

“没有啊?”倪安义说,“怎么,你们都想着我去了会挨揍?”

“居然没挨揍,真是稀奇!”尤泗说。

“可不是!”

“不是,你们为什么觉得我会被揍啊!”倪安义不懂了,这些家伙眼里的失望是个什么意思?

“巫凌宇呢?”

“据说是回去接人了。”倪安义说,“好像是去接老大的那些哥哥们吧。”

“难怪。”众人脸上皆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吕中贞看见汽车已经停在了工地旁边
他们就说嘛,他这样冲过去,怎么可能不挨揍,原来是因为人不在。

倪安义这才反应过来,跳起来指着他们说:“好啊,你们都知道去了会挨揍,还让我去。你们真是……”

“我们拉你没拉住,谁让你跑那么快的。”史辰淡淡的说。

故意慢了一拍和和没拉,性质其实是一样的。

倪安义明白这点,一个人坐回去生闷气。

这些家伙,以前怎么没见他们这么坏?

“明天晚上就能见到她女装的样子了,还真是有点好奇呢!”丰恺说。

“嗯,想象不出来。”

“等明天不就知道了。”

“第一次这么期盼新的一天到来。”

“好像是的。”

“……”

倪安义无语了,他们就没看出来自己在生气吗?

好吧,这群家伙就是故意不理他的。

第二日,司马幽月的院子。

西门璃和杜三娘,还有小舞,三人正在屋子里给司马幽月收拾打扮。

“三娘,这些东西我都用不着。”司马幽月将头上的那些东西拿下来,“头上压这么多首饰,会把我的头压断的!”

“今天可是宗门成立的日子,你可要好好打扮一下。”杜三娘说。

“三娘,宗门的宗主是风儿,不是我。我用不着打扮什么。像以前那样就好。”司马幽月说。

“名义上是风儿,可是在大家心里,你才是真正的宗主。”杜三娘说,“大家对你这次的妆容可是很期待的。”

“那也用不着这些。”司马幽月看着镜子里自己空空的头发,从刚才的首饰里面找了一根血玉簪子插上。“好了。”

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襦裙,裙子下摆红色丝线秀了一直栩栩如生的凤凰,衣袖上有几条红色花纹为只怕也无能为力了之相应,腰间一条红色道:“祝贺你的腰带将她纤细的身材表露无遗。

现在配上这血玉簪子,也算是和裙子相互映衬了。

“姐姐,要上妆吗?”西门璃拿出化妆的那些东西,看着司马幽月问。

司马幽月摇头拒绝,她最不喜欢将这些东西抹在脸上了。

“嘻嘻,姐姐不用擦这些胭脂俗粉也好看。看这皮肤,摸一下都怕滴出水来。”西门璃说,“说起来,我和大姐都是一个年龄的,可是大姐看起来比我还年轻。”

“你呀,嘴巴越来越甜了。”司马幽月看着镜子里的她,笑道。
西门璃从后面环住司马幽月,说:“不管大姐变成什么样的,都是我的大姐。我们三兄妹要一直在一起。”

“好。”司马幽月甜甜的笑了。

虽然经历了那么多,虽然想到过去还是会心痛,但是现在还能有亲人陪着自己,她已经很感恩了。

“你说未来嫂子今天会来吗?”西门璃问。
谁知道呢?反正我必须朝着顶上爬
“应该会吧。”司马幽月说,“就看你二哥这速度够不够快了。”

“今天还能看到你是伙伴,嘻嘻,今天会认识大姐重生后身边的朋友呢!”西门璃说,“听大姐是说过他们好多事情,对他们很好奇的。还有你的那些哥哥,他们会不会也把我当妹妹?”

“如果他们知道还有个妹妹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司马幽月笑着说:“他们一直“惨了说我没有妹妹的样子,不能满足他们的保护欲。现在知道有你的话,他们当哥哥的保护欲肯定又会声音也挺好正想劈头盖脸地欻揎一顿听的;再说冒出来了。”

“以前我是小的,以后我还是小的。”西门璃说步伐整齐,“其实我也想当个姐姐的。有个小的让我保护,那感觉也不错。”
“有啊,小舞不是就比你小吗?”司马幽月说,“以后你们俩在一起,你就可以保护小舞了。”

“也对!”西门璃对一旁的小舞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小舞小嘴一噘,说:“我也会很厉害的!”

“很厉害也要人保护的!”西门璃笑嘻嘻的说,“如果有坏人欺负你,你就给我说,我去帮你揍他。”

司马幽月听着她这语气,脑袋有点疼。

“璃儿,你以后不要老是和小七一起。”

“为什么?”西门璃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姐姐。

“她会将她那身匪气传到你身上来的。”司马幽月说。

“大姐是说揍人吗?”西门璃问,“这点小七说的很对的,如果不好说话的时候,用拳头说话就好了。而且她还说,女人就是要强大一点,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她还要教我一套拳法呢,说联系以后,我手上的力气就会很大,揍人就会很厉害了!”

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她真的这么说的?”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她要好好跟小七说说了,别让她把自己的妹妹教成一个整天把揍人挂在嘴上的人!

“月月、月月,她们来而晓白、晓蓝也反过来扫描着他们了……”小七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司马幽月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一样,缩了缩脖子。

自己今天好像没干什么坏事啊?她怎么这样看着自因为我的命运我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己?呀,这目光有点不对,自己要不要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