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城破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五日。

李自成率领的大军包围了京城。

该来的终于来了,天启七年和崇祯初年,大量的流民在陕西聚众造反,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想到,十七年之后,成气候的流寇,包围了京城,将要推翻和埋葬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大明王朝。

这一切仿佛梦幻之中的事情。

残酷的现实就在眼前,一直被朝廷称之为流寇的李自成,开始攻打京城了。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亲自指挥大军,开始攻打外城。

京城分为外城和内城。外城有七座城门,内城有九座城门,其坚固的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按说攻打京城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不过李自成仅仅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就攻破了外城,且李自成是从永定门展开进攻的,这里是最难进攻的地方。

三月十八日,李自成开始进攻内城。

进攻刚刚开始,出人预料的情况发生了,司礼监太监、京营提督曹化淳打开了彰义门,投降了李自成。

李自成麾下的大军进入了内城。

一切都在眨眼之间发生,从十五日到十八日,四天的时间,李自成拿下了内城和外城,剩下的就是紫禁城了。

同样木然的,还有朱由检。

一个接着一个的消息传来,外城被攻破了,曹化淳投降了,打开了城门,内城也被攻破了,朱由检和大明朝廷剩下的,就是紫禁城了。
<我们要靠这个赚利润br />局势已经无法挽回了。

朱由检要准备后事了,是出城逃走,还是拼死抵抗,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兵了。就连守卫紫禁城的锦衣卫都跑得差不多了,鬼都知道紫禁城守不住,李自成可是有百万大军。

也就在这个时候。段宗奎府邸来了几个黑衣人。

在乱哄哄的街道上,几辆马车朝着紫禁城狂奔而去。

此刻李自成尚未完全占据内城。

马车顺利进入了紫禁城。以往庄严的紫禁城,已经变得死气沉沉。

马车里面的段宗奎,心脏在狂跳,局势变化如此之快,他根本没有想到,李自成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几乎拿下了整个的京城。

外城传来的消息,李自成对大军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京城的局势还算平缓,可谁知道这样的局势能够持续多长的时间。

马车在乾清宫外面停下来了。

这大概是第一辆也是唯一一辆进入到皇城之内的马车女人急忙站起来。
宁湘怎么会爱她呢?他跟梅子情深意笃
段宗奎下了马车,看见了站在乾清宫前面的高起潜。

高起潜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见到段宗奎之后,挥挥手,一言不发转身进入了乾清宫,段宗奎自然是跟随着进入到了乾清宫。

尽管是第一次来到皇宫,可段宗奎根本没有心思欣赏周围的一切。

偌大的乾清宫,异常的安静,外面看不见守候的军士。

有时候进入乾清宫。段宗奎一眼看见了御辇上面的皇上,他不由自主的跪下了。大多数女性想美容时都给我们杂志打来电话

“山东复州生员段宗奎拜见皇上。。。”

大殿里面寂静无声,浑身颤抖的段宗奎抬头。看见了脸色木然的皇上。

咬咬牙,段宗奎从怀里拿出了郑勋睿的信函。
“湘王殿下给皇上的信函,请皇上过目。”

“轰隆。。。”
一声巨响让段宗奎的心猛地收缩,险些晕厥过去了。

段宗奎不敢抬头,不过他手中的信函,被拿走了。

几分钟之后,皇上的声音传来了。

“你和郑勋睿什么关系,难道不怕朕杀了你吗。”

不知道为什么,段宗奎的情绪突然变得平静下来了。或许是听到了郑勋睿的名字,或许是想到了郑勋睿的信任。

“皇上。湘王殿下信任在下,委托在下救下皇太子、诸位亲王和公主。湘王殿下明确说了,他一定会善待皇太子、亲王和公主的。”

大殿里面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朱由检不知道运气走下台阶自己是什么心情,他痛恨郑勋睿,可是事到如今,攻破京城的是李自成,是流寇,郑家军无比强大,若是想着攻破京城,那更加容易,但时至今日,郑勋睿没有这样做,他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再多的痛恨,此刻也无所谓了。

郑勋睿的这封信函,写的非常犀利,里面分析了大明王朝灭亡之原因,直言他朱由检是一个好人,但不是一个好皇帝,他朱由检登基的时候,大明王朝已经摇摇欲坠,没有非凡的才能,根本无法挽救这个即将沉没的王朝,就算是没有流寇,后金的皇太极一样会攻入京城。

朱由检无法反驳。

其实反驳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是呀王江洪也不做声承恩,拿笔来。”

有来有回,朱由检也要给郑勋睿回信,他相信这封信一定能够送到郑勋睿的手中。

半个时辰过去了,朱由检已经是泪流满面,他沉浸在信函之中,不管不顾外面的任何事情了,跪在下面的段宗奎,数好似别具蕴涵;一颦一笑无不像是在表露什么或掩饰什么次的抬头,都没有开口说话。

守候在朱由检身边的,仅仅就是王承恩和高起潜。

两人的脸上同样没有任何的表情,或许曹化淳的投降,让他们也陷入到巨大的痛苦之中。

终于,朱由检写完了。

信函交到了段宗奎的手中。

“段宗奎,你告诉郑勋睿,朕相信他,将朱慈烺、朱慈炯、朱慈照、朱慈焕、朱徽娖、朱徽沁交给你了,希望郑勋睿能够善待他们,你告诉郑勋睿,朕给他的最后一道圣旨,就是让他迎娶朕的女儿朱徽娖,还有,朕委托高起潜照顾诸多的儿女,希望郑勋睿能够答应。。。”

离开皇宫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几辆马车里面坐了朱慈烺和高起潜等人,或许是知道情况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这几个皇室贵胄,什么都不说,上了马车。

除开高起潜,这里面朱徽娖的年纪最大,已经十八岁,她可能不知道,父皇已经将他许配给了郑勋睿,这其中的良苦用心,谁都能够明白,皇太子朱慈烺也十七岁了,到了完全懂事的年纪,因为周皇后良好的教育,知书达理,举手投足都显露出来了贵气。

刚刚平静的段宗奎,再次紧张起来了,李自成一旦攻破了紫禁城,这几个人将成为众矢之的,李自成会全城搜捕的,仅仅凭着他段宗一个是宁家老老爷去平原大城(其实很可能只是那个海滨小城)做买卖的事儿奎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保护。

马车出了紫禁城之后,再次开始了狂奔,此刻天色已经黑下来。

马车在府邸门口停下来。

段说她怎么能这样?赵子满趁势说宗奎首先下了马车,接着朱慈烺等人也下了马车,进入到府邸。

进入府邸的时候,段宗奎吓了一跳,他发现府邸的前院,站着上百号人,这些人全部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

看见段宗奎进来,一名黑衣人上前行礼了。

“段先生,我们是湘王殿下安排在京城的暗线,还有一些暗线分部在外围,我们奉命协助段先生保护朱慈烺等人的安全,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还请段先生迅速收拾东西,跟随我们离开府邸。”

万分吃惊的段宗奎,木然的看了看众人,微微点头,还没有等到他开口吩咐,管家已经走出来,几口大箱子被抬出来。

段宗奎府邸里面没有什么金银财宝,他早就将金银财宝换做洪门钱庄的票根了。

一行人穿过了府邸,来到了后院。

后院的门被打开了,外面听着几辆很是寻常的马车。

段宗奎、高起潜和朱慈烺等人再次上了马车。

马车快速启动了,这一次朝着什么地方而去,段宗奎不知道,不过他的心已经安定下来,看来郑勋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其实他段宗奎进入到皇宫,肯定会引发他人的注意,万一皇宫被攻破,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交待出来他,到了那个时候,李自成满城搜寻,他段宗奎是没有出路的,而朱慈烺等人也不要想着活命。

三月十九日,卯时。

紫禁城的大钟被敲响了,这是召集百官上朝的钟声,听上去是那么的凄凉。

辰时,李自成攻破了紫禁城。

进入紫禁城的李自成,没有发现朱由检,迅速下达了悬赏万两黄金的悬赏令,我可以说你是个女人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朱由检,朱由检和他最为信任的大太监王承恩吊死在煤山了。

危难时刻登基正因为盲目的崇祯皇帝朱由检,一生勤勤恳恳,想着恢复大明王朝的辉煌,最终却是这样的局面,当他卯时敲响大钟的时候,没有一个大臣上朝,这让万分绝望了,被李自成俘获是他不能够接受的结局。

命令皇后和嫔妃自简直是一流高手尽之后,朱由检带着王承恩,来到煤山,用一条白绫结束了生命。

历史还是历史,在这里没有拐弯,历史上的朱由检,尽管是末代皇帝,却是最让人同情的皇帝,他勤勤恳恳,丝毫不奢华,也不好色,可惜登基十七年,最终自缢而死。

这是悲剧,更是对后人的警醒。
或者是因为全都讲过
段宗奎等人藏匿的地点,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不过凭继续抚摸着墙壁和每一件家具着本能,他们判断是藏身在地下,每日里有人专门送来吃喝,都还不错,但他们绝不能够随便走动半步。

段宗奎没有问题,高起潜也没有问我急得冒汗题,朱慈烺和朱徽娖也没有问题,甚至年纪不大的朱慈炯、朱慈照和朱慈焕也没有问题,唯一有些麻烦的是朱徽沁,毕竟不到六岁的小女孩,经受了这些惊吓,难免哭泣,好在有高起潜的细心呵护,情况才好了很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