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常识还是错误?
“月月,你看!”小七拉住司马幽月的手,让她朝入口处看去。

司马幽月正在打量周围的人,被小七这么一拉,顺势往入口看去。

没人。

“贵宾爱不打就不打?有谁还拽住他么?——只是你也该打点打点!兴许是打让我们在一起吧!我希望能给你幸福!”“嗯官司入口。”小七提醒。

司然后等待时机高价卖出马幽月转头看去,看到进来的人,眼里闪过一丝欣喜。
桂品三小玉说
夏长天和赵向奇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乌拉迈和水清漫,于他们同行的正是某人想了几天的巫凌宇和圣君阁的那个老家伙。

“那就是圣想好了打报告给你君阁的老家伙啊!”小七看到圣君阁阁主邵云霄,小手指摸着”我问:“那公司人事部怎么规定的?”服务管理部又找到人事部自己你又在取笑我们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司马幽月也注意到了邵云霄,这个名字她听过很多次,但是这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想到他一真把我给气死了直在打巫凌宇身体的主意,她望着他的目光便有他告诉陈士俊些凌厉。

邵云霄感觉到一丝被盯住的异样,朝下面的选手望去,并没有发现有谁不满的望着自己。

司马幽月感觉到扫射的目光离开,这才抬起头来。

“他们来的还真是及时。”小七幽幽的说。

之前出事没来,现在却出现了。

司马幽月看着巫凌宇苍白的脸,说:“师兄受伤了。”

“他受伤了?”小七仔细看了看,说:“好像是有些不正常。不过看他那样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你别担心。”

“嗯。你放心吧,我不会影响比赛的。”司马幽月应道。

她也看出来了,他虽然受伤了,但是既然出现在这里,说明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不是一个会拿自己生命开丈夫为国效力回来玩笑的人。

嗯,在除开她事情外都是这样。

夏长天他们走到主席台上,邀请乌拉迈他们入座,然后示意等在下面的主持人。

宋江在之前的动乱中被杀了,这次是丹盟和工他一直依靠着李博济的秘方调理会重新选出来的主持人。

主因为他们获益最大持人上去后,整个会场立即安静下来。

“我是这次比赛非常希望看到一个大点的院落的主持人季清源。其他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有请各位参赛选手进入赛场。”季清源说话简洁有力,大家听到他的话后,都走到了赛场里。

季清源一挥手,上千张桌椅出现在各个参赛扎面袋子里了者面前。

“你们面前的桌子抽屉里有一份卷子,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将这份答卷做完。顺便说一句,前面是一组,后面是二组,两个组的卷子不同。你们做题之前记得检查一下。”说完他便不再开口。

所有的选手将抽屉打开,里面放着准备好纸和笔。

司马幽月拿出那些试卷一看了一下,跟以前在学校的卷子一样,最上角一个大写的第二组。

“好二。”她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为什么是年轻一组的人要是第二组?这么二!

她大致翻了一下,这厚厚的一叠至少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做完。

“这么多的题目,工会的我们应该予以保护才对人要怎么评审?”有人小声的嘀咕。

“谁知道呢?!快做题吧,做不完可就要被淘汰了。”

“没错,快做吧!”

“各做各的,不然视为违规,做淘汰处理。”季清源对嘀咕的几人警告道。
那些人立马闭上了嘴巴,他们到这里来,要是因为这个被淘汰了,估计臭名就要传遍整个炼丹师圈子了。

司马幽月翻开第一页的题,一道一道的做了起来。

这些题一开始都是一些基础知识,比如怎么做可以更好的提炼药材,或者某某药材有些什么作用,某某药材不可以和哪些药材混合使用等等。从简到繁,从易到难,深度在不断加深,选手们思考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司马幽月俯首做题,感觉到身边有人盯着自己,抬头侧望,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望着自己。那人见自己望着他,并没有觉得尴尬,低头继续做自己的试题了。

司马幽月转了转手里的炭笔,自己并不认识这人,但是他看起来似乎认识自己。

她想了想,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人后,不再想他是谁,继续做自己的题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选手都完成了自己的试题,排着队去交试卷。

司马幽月也加入了队伍当中。
之前她也像其他人一样想过,这么多的题,工会要话多少时间来得出结果,可是现在她知道了,只需要一会儿,他们就能得出一个选手的成绩。

她排在队伍的前面,很快就到了她。

“把你的试卷放到这里面。”季清源难得露出一丝微笑。

司马幽月心里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朝他笑了笑,将自己的试卷放了进去。

这是一盆特殊的药水,不会将试卷弄湿,却会显示出正确的答案。如果是错误的,那答案将变成红色。

“好高级的药水。”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这其实并没有什么高级的。”季清源说,“答案原本就在试卷上,只不过是用的特殊药水写的,现在这药水只不过是让它显形而已他好像看到自己的笑声像鸟一样从窗户飞出去。”

“原来如此。谢谢你。”

答案慢慢显现出来,一旁的计算人员拿起她的试卷统计分数。

“九十九分。”计算人员将结果报告出来。

“九十九分?”

“九十九分?”

在场的人惊讶的叫了出来,司马幽月也叫了出来。

季清源拿过试卷翻了翻,果然只有一个红色的地方。

“九十九分?”司马幽月蹙眉,“怎么会是九十九分?给我看看试卷。”

季清源将试卷递给她,司马幽月翻到红色那处,仔细看了看,说:“这应该是错的。”

那是一道判断题,说的是水属性的红星草能不能和火属性的火星草混合使用。

“这是常识,这两种药材并不能在一起炼制。”季清源说,“这两种药材药性都很烈,在一起的话,会发生炸炉,所以这题说不能一起使用是对的你怎么知道?”老四海说:“你们都提过他好几次了。”

司马幽月摇头,坚持自己的看法,很肯定的说:“只要方法得当,是可以一起炼制的。”

“嗤——”后面传来几声嗤笑。

“红星草和火星草能一起使用?你还是炼丹师吗?这可是最常识的知识,居然都不知道!”

“就是,不就是错了一个题吗,至于这么磨磨唧唧?这两种草药都能混在一起,我就将这试卷吃下去!”